重阳临近,凉凉秋意沁入心脾,漫步府城,千载光阴如梭。迈着求知的步伐,穿梭在街街巷巷之间,一卷卷历史画面在脑海中铺展开来,鼓楼街的熙熙攘攘、丹霞井旁地的嬉戏喧闹、打铁巷的叮咚乒乓……说不尽、道不完,满眼历史与时光沧桑的记忆。

丹霞井上幽深的井痕

府城尚书街古宅

一个安逸悠闲的小院

古色古香的府城鼓楼

等待修缮的邢知军书舍

凯迪网采编人员走进千年府城 体验古城的历史文化

2017年10月18日

10月17日上午,凯迪网采编人员和网友一行走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千年府城。老城区内遍布名人故居、书院文庙、鼓楼城墙、老街祠堂等名胜古迹。据统计,府城现有定级保护的不可移动文物古迹26处,其中国家级2处,省级5处,市级19处,占海口全市总数的四成左右。【展开阅读】
琼山是海口历史文化名城核心区,古时是琼州府(琼州)驻地,千百年来一直是海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素有“琼台福地”之美称。老城区内遍布名人故居、书院文庙、鼓楼城墙、老街祠堂等名胜古迹。据统计,府城现有定级保护的不可移动文物古迹26处,其中国家级2处,省级5处,市级19处,占海口全市总数的四成左右。

    这是一次徒步活动,更是一次文化之旅,特邀网友“古水”先生全程讲解。“古水”说,自己出生在古琼州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的南门街,现在叫鼓楼街,那条街上横跨有解元牌坊、鼓楼门、靖南城门,街的北面是琼州府衙,东面是孔圣庙,西门是邢知军书舍、黄忠义公祠,从小就生活在琼北历史文化中心,长期受到熏陶,对琼州古文化感到很好奇。

    当天上午9时,开始徒步游览鼓楼、打铁巷、尚书直街、邢知军书舍、黄忠义公祠、靖南街、旦巷、仁和巷、琼台福地等。这些街巷都有着深深的历史文化韵味,任岁月流逝,所消失的只是容貌,不变的,是那一段段保留下来弥足珍贵的历史。

    世事变迁,府城当年的亭台楼阁、青山碧水早已不见踪影。只有一条条街巷流传着过去的传说和镌刻着时光的沧桑。有的街道因文庄、海瑞而得名,有的则是名人诞生地而吸引着游人驻足观光,有的遗留着明清古建筑,这小城里的每一条街道,都承载着岁月的光影。

    图文:周宗贵【收起】

“千年府城第一古道” 文庄路,宗庙独具特色

2017年10月24日

一个地名,一份历史文化积淀,更是一份乡愁,祖辈的记忆……城市变迁的步履匆匆,街道面貌也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然而,历史长河带不走老街的文化,它历久弥新,韵味正浓。【展开阅读】
海口府城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文化底蕴,老人们都说,府城的地形像一只神龟,头朝七星岭,尾向马鞍岭,伏卧在琼岛之北,浩气凌然。而在神龟的脊梁上,正是府城的一条千年古道——文庄路,千年古城如今早已变了模样,而古道如同这座古城的动脉,时光荏苒,诉说着城市的变迁。

    历史古道得名丘濬谥号

    从文庄天桥西边路口走去,就是文庄路,古香古色的鼓楼就藏在与它相连的鼓楼巷,关帝庙、琼台福地,古庙古建,应接不暇。赫赫有名的琼山中学也落址于文庄路旁,一路徜徉,文庄路的传统韵味愈发浓烈,鼓楼街、尚书直街、仁和坊、关帝巷等府城被大家所熟知的“七井八巷”多为文庄路的附属巷道。

    文庄路得名于丘濬谥号,但其在历史长河中,几次更名。在明朝,今琼山区政府招待所至琼山中学一带,是琼州府署、府学宫所在地,府署门前的大街就称府前街。清沿制,治所不变,府署改为道台衙,府前路也改为道前大街。直到1926年,府城扩建街道时,将此街命名为文庄路,以纪念被史学界誉为“有明一代文臣之宗”的丘濬。到了1967年,多条道路改名,文庄路改名为新华路。直至1983年,才复称文庄路。

    据《府城春秋》记载,早时文庄路道路狭小,仅宽4米,路面不平,以土路为主,有少量的石板铺设,少有通车,雨天泥泞,人们行走不便。20世纪50年代中期,改铺设柏油路面,路况有所改善。街道两房种有少量的凤凰树,房屋多为土木结构的单层建筑,以简单的铺面和民居为主。1984年底至1985年上半年,琼山县人民政府出资拆房扩道,重点拆除北侧建筑,拓宽道路至24米,铺设混凝土路面,安装路灯,种树绿化。1994年1月琼山撤县设市时,又重点整治与改造。2007年底又全部铺设柏油,新铺人行道石板,路面平坦亮丽,成为府城的主要街道之一。

    书墨飘香学府书声不绝于耳

    如今走在文庄路,琼山中学里传出学生们的朗朗书声,放学之后,还有三五学生会相邀到鼓楼之上朗读、诵书。文庄路书墨飘香,早有历史渊源。

    从宋开宝五年(972年),琼州治所迁都府城起,历代朝廷都在此处设置官衙。如宋朝的琼管安抚司署、元朝的乾宁军民安抚司署,明朝的琼署(府署)、清朝的琼州府署(雷琼道、琼崖道署等),以及民国时期名目繁多、更迭频繁的全岛统治机构等,基本上都沿袭设置在文庄路上。

    伴随官衙旁边的主要是学宫、书院。北宋时,琼州府学宫名为琼州学宫,是当时海南最大的学宫。直到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才迁建于试院内,也就是现在的琼山中学。百年坎坷,历经风云的老校桃李满天下,已成为名校。

    不仅如此,素有“三百年书声不辍是琼台”的名校琼台书院,与文庄路有着很深的渊源。在创建初期,作为科举时代“南溟杏坛——壮观”的琼台书院,坐落于文庄路西端南侧,康熙四十九年(1710)的琼台书院最初坐南朝北,其大门就在现存奎星楼后的文庄路上。后来为了闹中取静,琼台书院方位改为坐北朝南。琼台书院是海南清代最好的书院之一,是全琼最高学府,从创办至今,历经沧桑,多易其名,书声不断,名师辈出,高徒遍布,声名远播。

    “日本人来的时候,日本人还曾在关帝庙里开学堂,强迫海南民众学日文。”今年53岁的老居民郑丘鹰说,这些故事曾听长辈提及,而在民国时期,关帝庙里还曾开办琼山县女子第高级小学校。

    宗庙家祠独具传统文化特色

    琼台福地遗址、鼓楼、邢氏宗祠、福泉、丹霞井…走在文庄路,这些古建、古宅、古井,让人目不暇接,每一处,都有厚重的文化历史。据《琼山县志》记载,文庄路两旁明清时期曾立有牌坊12处之多。“然而,这些牌坊却多在历史的变迁中消失不见,但一些古庙古宅还保存至今。”琼山人文历史学家黄培平介绍,如今文庄路南侧还有鼓楼的三圣宫、尚书直街的关帝庙和打铁巷四圣庙等庙宇,在1996年前后群众筹资重修或重建,至今香火不断。

    海口市文物局局长王大新介绍,海口市的不可移动文物有1560处,大部分都集中在府城地区。府城传统民居建筑街区呈矩形平面、不规则的方格路网结构,城内主路程错位十字相交,仍保持东西主轴线和南北次轴线的原有格局和走向,比较完整地体现出府城城市特色。

    今年70岁的陈黄阶,退休前是府城镇文化站专职干部,在府城社区生活了50年之久,陈黄阶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文庄路传统文化氛围浓厚,在民国时期,一条路上书店林立,不少店铺经营文房四宝。”陈黄阶说,之前买书、买文具,都必定会到文庄路。当时,文庄路上还有一个工人文化宫,建有图书馆、影剧院等设施,文体活动十分丰富。曾经的文庄路上古建林立,如今遗留下的古建却不多了,陈黄阶感到十分遗憾。不少牌坊、古庙都已被拆除,或改为它用,如今已经不复存,只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

    丘濬,琼山人,明代著名政治家、理学家、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文学家,海南四大才子之一。字仲深、琼山,号深庵、玉峰,别号海山老人,谥文庄。景泰五年进士,历官经筵讲官、侍讲、侍讲学士、翰林学士、国子监祭酒、礼部侍郎、尚书、纂修《宪宗实录》总裁官、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等职。丘濬学问渊博,熟悉当代掌故,晚年右眼失明仍披览不辍,研究领域涉政治、经济、文学、医学等,著述甚丰,同海瑞合称为“海南双壁”。

    文/南国都市报记者 易帆【收起】

琼山府城街巷里竟然还藏着这么多好东西

2017年10月23日

琼山在古时是琼州府驻地,即海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跟我们现在的省会性质一样,能够保留下来不少文化内涵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文化这种东西,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像一件古董文物,懂它的如获至宝,不懂的嫌他碍脚。【展开阅读】
海南省简称“琼”,琼山的琼。琼山原来是海南的一个县,如今是海口市的一个区。现在海口的知名度远超琼山是实情,不过要论历史文化积淀,那还得说琼山。“琼山”一名的由来,据《方舆纪要》载“府南十里有琼山,土石多白,似玉而润,县以此名。”《琼山县志》亦载“因境内白石都(今甲子镇新民地区)有一座山叫琼山,泥土石头洁白润泽如玉,便以山名为县名。”琼山在古时是琼州府驻地,即海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跟我们现在的省会性质一样,能够保留下来不少文化内涵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文化这种东西,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像一件古董文物,懂它的如获至宝,不懂的嫌他碍脚。要想了解琼山的历史文化,没个懂行的人指引讲解,还真就不行。一次偶然的机会,跟“古水”网友这位对府城历史颇有研究的老师,徒步了一下琼山府城地区的老巷。在府城,素有“七井八巷十三街”之称,虽然具体是哪七井哪八巷哪十三街说法不一,但都印证了府城昔日的繁华。据古水老师说,要想把这些街巷都细细的走一遍,少说也得三天的时间,好吧,这次就只能先挑典型的来走访一下。

    一圈走下来,收获很多,感触很深。感受之一就是新鲜。

    我也曾在府城地区生活了多年,当年读书时,海南师范学院似乎还属于琼山地界,只可惜,待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身边的小巷子里竟然藏着这么多好东西。

    这口井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虽然很浅,也就两三米深,竟然还源源不断的有清澈的井水,附近的居民还是经常会打井里的水来用。

    这条路走过无数次,但是从没走进去看过,没想到“琼台福地”就在这里。古时观象家曾说,华夏大陆的阳刚紫气,越海潜入南方,首先聚集于琼台之下,故称“福地”。又相传海南地形极像一只缩头神龟,宋太祖怕它伸出头来威胁王朝的统治,便将州城迁来神龟缩头处,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在府城设立琼管安抚司统管全岛政务,借此镇住龟头。因此,当时人们称此地为琼台。

    关帝庙也建在这里,看介绍,这里的关帝像还是从关羽老家山西运城专门请过来的。

    感受之二就是可惜。

    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没有及时的保护,风吹日晒、人为破坏,不知道这些承载历史记忆的东东还能存在多久。

    本来的青石路,在城市改造过程中北平整的石板路替代了。这可能就是现代化社会中的代价吧,文化要保护,居民的生活条件要改善,城市的形象要提升,很多时候不可兼得。

    感受之三是希望。

    看到了政府部门其实有了文化保护的意识,重修鼓楼,重修王氏宗祠,只是这种重修,不要破坏了它原来的味道才好。人造景点很容易,有钱就能办得到,但是对于历史古迹,要的就是原汁原味。文化琼山,还有更多的惊喜等着我们去发现吧。

    图文:高手知道【收起】

旅居海口近十年,今日方品琼台底蕴

2017年10月18日

“这里以前是一座牌坊……”“这里是府城鼓楼……”“那个地方是海南卫所在地……”“以前以打铁为生的古人都在这里……”穿梭在街街巷巷之间,一卷卷历史画面在脑海中铺展开来,鼓楼街的熙熙攘攘、丹霞井旁地的嬉戏喧闹、打铁巷的叮咚乒乓……【展开阅读】
台风卡努刚过,凉凉秋意沁入心脾,漫步府城,千载光阴如梭。迈着求知的步伐,穿梭在街街巷巷之间,一卷卷历史画面在脑海中铺展开来,鼓楼街的熙熙攘攘、丹霞井旁地的嬉戏喧闹、打铁巷的叮咚乒乓……说不尽、道不完,满眼历史与时光沧桑的记忆。

    自来海南,已近十载,早已成了“朋友圈”中的“老海口”,大有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感觉,然而今日……套用相声演员郭德纲的一句话,我依然是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的“一名小学生”。

    “真的要细细走完府城的七井八巷十三街,恐怕得需要两天的时间!”同行的古水老师告诉笔者,府城地势北高南低,自宋时府城城池兴建以来,府城就已是百姓安身立命的乐园。明清两代,依地势而建,逐渐形成了以府前街、镇台前街、北帝街为主线,仁和巷、草芽巷、关帝巷等街巷纵横交错的“七井八巷十三街”格局。  

    “这里以前是一座牌坊……”“这里是府城鼓楼……”“那个地方是海南卫所在地……”“以前以打铁为生的古人都在这里……”,一边走,一边听着老师的解读,感觉自己竟连“小学生”都不配称了,可能学前儿童更能描绘我当时的无知。

    其实,之前求学之时,因为离学校很近,府城的这几条街,我是常去的。大概是因为现代气息的太过繁华,竟完全忽略了街巷之间丰富的历史底蕴。当时,只觉得小街小巷破败而拥挤,完全不是省会城市该有的样子,还因为路旁的大石块,忿忿然好久。殊不知,当年的那块令人瞧不起的石头竟然也这么有名气,一座非常有名的牌坊基座。

    府城十三街通常来讲是指东门街、府前街、南门街、靖南街、尚书街、北帝街、镇台前街、县前街和县后街、丁字街、学前街、马鞍街、北胜街这十三条主街。据记载,这些街道绝大多数都可以追溯到明代,十三街的宽窄不一,长短各异,部分街道比较窄和短,更接近巷。十三街作为交通要道勾勒出了古代府城的主骨架,呈现着海南历史上鼎盛的时期的人文风貌。

    俗话说直为街,曲为巷;大者为街,小者为巷。巷,北方人称之为胡同,即连接大街之间的小路,府城的八巷,指蛋巷、打铁巷、仁和巷、少史巷、草芽巷、达士巷、关帝巷和双龙巷这八条小街巷,论宽度虽不过2米—4米,但八巷多名人故居,各种逸闻趣事流传甚广,也因此府城八巷成了市民仿古探幽的好去处。

    府城“七井八巷十三街”中,八巷和十三街都比较明确,但“七井”究竟是哪七井却众说纷纭。曾著有《府城春秋》一书的黄培平老先生就认为,因七井是与街巷这样的交通网络并提,故这里所说的井,不是指人们开凿取水饮用的井,而是纵横交错,组成井字形的交通网络,也是古时做买卖所称的“市井”,造就了道路畅通、市井繁荣的城镇格局,也就是说上述八巷十三街,以南北向为纵,东西向为横,构成了府城的七大井块。但不少普通的市民却坚持认为“七井”是确指有特色的七口大井,但具体是哪七口井,依然众口不一。不过,我们今天参观的丹霞井、钟芳井应该可以列入其中,那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井痕,是历史与岁月的标签与痕迹。

    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经过岁月的洗礼和时代的变革,古城早已旧貌换了新颜,目前“琼台复兴”计划正在有序的实施着,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对于一些可修缮的文物,相关部门已经做了不少的工作,很多古迹都已修缮完毕或正在修葺中。

    古水老师说,府城的七井八巷十三街,是府城最基本、最有特色的历史环境风貌,至今仍保存着古代建筑载体中各种真实的历史信息,他们撑起了府城文化的框架与脉络。

    很多年以后,我们也将成为过去,就像过去已经是过去一样,但历史能不能铭记这转瞬即逝的“一刻”,需要我们做出极大地努力,沿用一句流传较广的一句话,我们总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些什么,去记录和讲述我们生存过的土地以及其所衍生的故事与文明。

    图文:瓷房子【收起】

老巷子里的府城古韵

2017年10月24日

最近才发现,想真正了解一座城市,还须得深入一些小街小巷中。上周笔者有幸和一位资深老海口深入曾经的琼州府驻地——府城镇,得以体味到它深厚的文化底蕴。【展开阅读】
在海口生活近四年,利用周末闲暇时间逛过很多地方,从近一些的解放西骑楼老街、天后宫、五公祠、海瑞故居、海南省博物馆,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园,到远在郊区的假日海滩、电影公社、火山村遗址,以为对它已经足够了解;但最近才发现,想真正了解一座城市,还须得深入一些小街小巷中。上周笔者有幸和一位资深老海口深入曾经的琼州府驻地——府城镇,得以体味到它深厚的文化底蕴。

    换花节

    说到府城,最先映入脑海的便是换花节灯展。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每年正月十五,春节过后的第一个月圆夜,和家人一起赏花灯、吃元宵、放烟花,是我学生时代对这个节日最深刻的记忆。每年临近节日,村子里各家各户十块二十块的凑份子买一些花灯,在村子的主干道两旁打桩,用木头在几米高的道路上空搭起架子,各式花灯就缠绕在这架子上,远处望去是一门发光的牌坊。

    2016年的元宵节夜晚,第一次跟随着人潮涌入府城绣衣坊,我被这条充满古韵的巷子震撼到了,误以为自己穿越回了一千多年前的盛唐。头上空的灯饰像一条蜿蜒的溪流,从街头到巷尾尾足足有四五百米,每一种灯都有自己的特点,红色圆灯笼上通常是大大的金色“福”字,而各式仿古宫灯上则印有山水图、花鸟虫鱼和一些神话人物;从雕花框架到黄色红色的流苏,再到充满中国风的灯面图案,无一不流露出古典的美韵。那些精致的八角灯笼,以前只在古装剧里看到过,我迫不及待地用手机拍了几张图分享给几千里外的家人。

    正月十五的换花节是府城镇最具历史特色的一个传统节日。有史料说它始于唐代的贞观元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换花节”原为“换香节”,考虑到香容易引起火灾,上世纪八十年代,“换香”被改为“换花”。在这一天,人们纷纷走上街头,通过交换手中的鲜花互送祝福。每年换花节,琼山区政府都会在府城组织开展“装马匹”、“舞狮”、“赏灯”琼剧演出等多项民俗活动,吸引了数十万市民游客的参与。

    今年的换花节,我带着相机,又去了那条巷子,从华灯初上拍到灯火阑珊,我用了几个小时把它一年之中最美的夜晚留在了硬盘里。

    鼓楼

    鼓楼又名文明楼。位于府城文庄路东南侧,建于明洪武年间(1358-1398年),为战时鸣钟报警,平时击鼓报更之地。明万历年以后,鼓楼经历了失火,以及地震、雷击、台风的破坏,曾经多次迁移重修。如今的鼓楼,乃是清乾隆年间翰林院编修吴典等人捐修的,是府城仅存的一座较为完整的城台楼阁,也是省级保护文物。

    经历了数百年的日晒雨淋,鼓楼城墙上满是岁月的痕迹,墙面有些坑坑洼洼,石缝间布满青苔,城墙旁立一石碑,碑上的石刻文字依稀可见。从一侧拾级而上,便可到达城楼之上。城楼部分被蓝色铁皮密密实实地围了起来。透过缝隙望进去,才知这城楼已摇摇欲坠,数十根钢管支架撑着屋檐,几扇木质窗户也被绑上了木板固定,大片青砖裸露在外。从檐口的琉璃勾头、屋脊的朝日双龙、以及梁架上镌刻的花鸟走兽等精美图案,依然能感受到古人对细节的追求。

    古井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提到水,就不能不说府城的水井。坊间流传府城有“七井八街十三巷”之说,纵横交织的街巷把一栋栋民居串联成网,水井就散落在这网络之间,在自来水普及之前,村民们煮饭、洗漱、浣衣,用的都是水井里捞上来的水。

    位于仁和坊的丹霞井,井圈上被磨出了八十多道深深的绳沟,可以想象它曾经的盛况。传闻吃丹霞井的水有福有禄寿命长,明代进士鸿胪寺卿夏升和清代呈贡知县杨文熙都是这条街巷走出来的名人。

    井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府城人,直到1995年,自来水进入千家万户,这些水井才逐渐淡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遗留下来的水井没有被土填平,而是作为城市发展的见证者被保留了下来。像我这样的外人来看,只是看到这些几厘米深的绳沟忍不住去揣测它曾经有多重要,并感慨一番现在拧开水龙头就哗啦啦流水多方便,或许只有附近还安在的老人们,才有资格剥开被时光掩埋的记忆,向后辈们讲一讲老井的故事。

    古人

    作为明清两代的琼州府所在地,古代海南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府城的文化底蕴非常丰厚。自北宋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这里就开始举办书院,至明代,书院、社会、义学达到鼎盛,民间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读书人蔚然成风,先后涌现出了很多名人先贤。

    明代清官海瑞、明孝宗朝文渊阁大学士丘濬、道教南宗实际创始人白玉蟾都出自府城。据清《琼州府志》记载:建在府城县儒学大成西门的景贤祠,就祭祀着历代乡贤53人。沿着府城一些老街道走下去,偶尔还能发现一些明清年代遗留下来的书舍。

    结语

    行文至此,不免唏嘘,动荡年代全国无数文物惨遭破坏难以修复,府城一些现存的名人故居、宗族祠堂不知经历了多少劫难。前尘旧事已然如浩渺云烟,只留下一段段故事供后人评说。百年后,除了一坛骨灰,我们又能为后辈们留下些什么呢?

    图文:九天玄女【收起】

府城游记:踏进了老海口的灵魂区

2017年10月19日

充满年代感的房屋,凹凸不平的砖路,我知道,我已经踏进了老海口的灵魂区域—府城。走在老城的小巷中,陈旧感扑面而来,这里的每一块墙砖、一条小巷,都仿佛写满故事【展开阅读】
区别于新城区的高楼林立,鳞次栉比,府城还保持着海口原汁原味“老旧”的模样,尽管人们已经慢慢适应了“钢筋混泥土”浓重的气息,但老城区里那份最市井的氛围依然绽放着别样的光芒。

    充满年代感的房屋,凹凸不平的砖路,我知道,我已经踏进了老海口的灵魂区域—府城。

    走在老城的小巷中,陈旧感扑面而来,这里的每一块墙砖、一条小巷,都仿佛写满故事,虽身居海口数年,但对海口的认识却甚为肤浅,此次的导游是有“海口通”之称的古水先生,也多亏有古水先生的讲解,才让我对海口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老府城的格局,基本是由“七井”、“八巷”、“十三街”所组成。”古水如是说

    今人对这其中的“七井”存有很大的争议。因为在府城大大小小的井就有上百口之多,“七井”究竟是哪七井,众说纷纭。有人说这里的“七”应该不是实数,而是表示多的意思;而有的人则对“井”这个词是否指水井也颇有争议。

    曾著有《府城春秋》一书的黄培平老先生就认为,这里的“井”应该是指纵横交错的交通网络。这样一想,似乎也能与后面的“八巷”、“十三街”有所呼应。但前人所想,已不可考,故只当有趣,听过便罢了。

    早前的琼山府城是被宽厚的城墙包围起来的,虽然在早已看惯了高楼大厦的我们看来,这区区5米左右的城楼并不高大,但古水先生解释说,这里原本是建造在一处山坡上的,从城外看,实际高度要比现在还要高出许多。历经400年沧桑,古道上静静躺着沉默的记忆。

    有趣的是,在城楼上看不见城垛,这个城楼上常见的掩体竟没出现在此处城墙上,着实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想必,这高大的城楼在当时,已经足以抵御许多装备并不齐全的流寇,城垛要不要也就无所谓了。

    穿过长长的关帝巷,映入眼帘的是高比城楼的关帝庙。或许是寄托了当地人信仰的存在,有信徒的集资这里的整修,远比其他地方要好很多。

    很庆幸,在这浮躁的城市里,还有这样一处净地,街道、小巷、古井,构成了每一个海口人的记忆与生活,那么悠然自得,那么令人神往。

    图文:胡半仙 【收起】

“琼台复兴”激发海口城市活力

2017年10月24日

“别看巷子不起眼,‘海南双壁’丘?和海瑞就是我们邻居。”海口市琼山区金花横路居民陈兴仁说,两年前,这里还是令人头疼环境糟糕的城中村,得益于“琼台复兴计划”,琼山突出古城城池建筑特色,注重民俗民风保护,重点打造古巷老街,激发了城市的内在新活力。【展开阅读】
“有人问我家居处,朱桔金花满下田。”6日上午,在海口府城金花村,复古的青石板路和墙上历史壁画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别看巷子不起眼,‘海南双壁’丘濬和海瑞就是我们邻居。”海口市琼山区金花横路居民陈兴仁说,两年前,这里还是令人头疼环境糟糕的城中村,得益于“琼台复兴计划”,琼山突出古城城池建筑特色,注重民俗民风保护,重点打造古巷老街,激发了城市的内在新活力。

    全方位改造让城中村嬗变

    在金花村生活了近60年的杨地妹说,现在的金花村是“历史上最干净整洁的时候”,住在这里十分有幸福感。“这里以前都是泥土路,一下雨都不敢出门,不仅是因为有积水,而且特别脏,路上的垃圾都漂浮起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回忆起以前的场景,老人说,正是因为有了对比,才知道现在的好。

    “我们对金花村不仅仅是路面改造,还包括地下管网、空中线路、外立面、绿化、亮化等多个方面,是立体式全方位改造。”海口市琼山区住建局招标办主任吴多星说,金花村的改造结合“一里出三贤”的历史,按照明清民居样式设计,在广泛征求意见后,通过平整道路、规整管线等工程措施和立面整改、历史风貌构建等细节刻画,尽可能还原古村的质感,这要得益于琼台复兴计划项目。

    “琼台复兴计划”项目总用地面积为701.62公顷,项目用地北至红城湖路,西至龙昆南路,东至滨江路,南至凤翔路,涵盖整个府城地区。根据“琼台复兴计划”,琼山将打造好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金字招牌”,推进府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开发为重点的文化产业建设,修复恢复老府城纵横交错的“七井八巷十三街”街巷路网架构,将府城片区打造成国家级历史文化体验景区,推进旅游产业与文化产业相互融合,共同繁荣。

    明代古城墙回归市民视野

    如今,记者看到,修缮后的五公祠已重新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焕然一新,没了先前的颓败感,让人眼前一亮,而且里面的设施更完善更便民了。”来自湖北武汉的汪先生带着父母来走了一圈,对此大加点赞。修缮五公祠是海口市和琼山区联手推动的文化遗址改造,也是“琼台复兴计划”重点项目之一。以挖掘历史文化名城的核心资源为主要内容的“琼台复兴计划”正有序实施,以延续古城千年历史文脉,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的新跨越,打造国际旅游岛的历史文化客厅。

    “以文化为魂,突出古城城池建筑特色,注重民俗民风保护”,琼山区在忠介路——培龙后街特色美食街的打造上也实践了这一理念。记者看到,如今的美食街在保留原有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琼山特色建筑元素,不但汇聚了海南及全国各地小吃,还力求把历史文化和现代美食完美融合,使古城墙为代表的厚重历史焕发出勃勃生机。但一年以前,这里还是一个马路市场,地面破损不堪,污水横流,两边房屋铺面破损严重,高空电线犬牙交错,乱搭乱建严重,是全市有名的脏乱差一条街。琼山区按照结合该区的历史文化传承进行展示和改造,不仅对占道经营和乱搭乱建进行整改,还下决心拆除了68间平顶临时建筑,并通过征收拆除多间遮挡古城墙的房屋,使一段原汁原味的明代古城墙再次展现在市民面前。

    如今这条整洁有序具有明清风格的美食街已成为市民游客休闲的好去处,毗邻具有厚重历史的古城墙,成为美食街的最大亮点,而这样的场景未来几年将在“七井八巷十三街”上依次上演。

    来源:海口市政府网站
【收起】

螺旋

这些老房子政府应该要买下来,然后保护起来,已经很少了,要是让居民自己住自己修的话,以后的小孩,就再也没法知道以前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我以前住过一段时间的乡下老房子,那边的房子和这边的别无二致,更让人喜欢的是,那里没有高楼大厦的阻碍,走在两座老房子之间的窄巷里,总让人恍惚回到了古代

万里云天

古老街道保留这么完好,古香古色美!有位古风古韵的美女,配这景色恰到好处

姐只当皇后

如果城市都变成混凝土,看起来高大上,却没有味道,留下些值得回味的东西,很好

哥养尊处优的

我在想,明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保护宋朝的,清朝的时候有没有要保护明朝的,时代在发展,顺应时代的东西都会保留,不合时宜的都会被淘汰,而留存下来的,不管怎样都是美的。

网友评论

评论 9

点击注册

×